洪水前的人類文明

Noah's Flood

古物在不適當的地方發現,顯明了大多數科學家與歷史學家不肯承認的過去歷史。他們既不相信洪水前有高度進步的文明,就在面對這些古物時,不勝詫異。 下面列出少數幾樣這種古物的例子:

  1. 在科羅拉多州,地下四百英尺深處,挖掘者在銀礦礦派中發現人骨。依照年代的測定,這些東西的年代,為數百萬年前。在人骨旁邊,有一個四寸長經過完美鍛鍊的紫銅箭頭。依照科學家的想法,人骨與箭頭都不應該在那裡出現。
  2. 在麻省,人在爆破堅固的岩石之時發現了一個金屬瓶。它破為兩半。將其合起來時,它形成了一個鐘型的器皿,約4.5英寸長,由合金製造,其中有大量的銀。邊上鑲著純銀的花樣。圍著基底的則是葡萄藤或花環。整個瓶子是精巧工匠的手工打製而成。但卻是在認為是幾百萬年的岩石中爆炸出來。
  3. 在伊利諾州S. Culp夫人將煤鏟進爐中時,一塊破落。她在其中發現一條手工精巧的金鍊。那條金鍊顯然是被掩埋在其年代被視為七百萬年的煤中(參見Morrissonville Times June 11, 1891).
  4. 在石英石中,發現與現代洋釘相似的釘子,在一塊長石(feldspar)中,曾發現一顆兩英寸長的金屬製螺絲釘。

在不同的岩層中發現的不該有的古物,不僅顯明洪水前的人生產純金屬,也顯明,它們有能力用機器為金屬造型。這就導致結論說,他們已經能夠製造機器。

  • 在奧地利,在一塊(古代形成的?)煤中發現了一個鎳鋼合金的金屬小方塊。四面為平面,兩面為球面。在小方塊周圍,有一道割切成的凹槽。它被送到Salzburg的博物院,由一位名叫Karl Gurls的物理學家仔細研究。看過的人都說,它一定是機器製成,它本身似乎也是大機械的零件。
  • 在加州,三個尋寶的人上山找晶球(geodes--含有水晶的中空圓石)。它們在一座山頂附近發現了一個他們認為是晶球的圓石。第二天,他們想將它切割為二。在切割過程中他們弄壞了一個十吋寸鑽石鋸。但是成功之後,他們發現裡面不是他們所期望的水晶,而是一樣他們完全不熟習的東西,看起來像一具機器的殘骸。它是一個精細的陶器,有一根金屬的軸,及一些銅製零件。這個東西被送到Charles Ford Society研究,命名為Coso artifact.研究的人都確定說,它是一種電器。但使事情更複雜的是,科學家說,那個圓石的年代,至少是五十萬年。

    有一件事,我們必須考慮。這些東西的所認定的年代的正確性,是不可靠的。最好考慮一下,年代測定只能回朔至五千年前,之後,這些測定突然升至幾百萬年(?),這是另一個徵兆,顯示約五千年前,一件大事發生,使放射性碳的年代測定失效。用洪水的看法去看這些東西,就會更有意義。這就是說,那些埋在測定年代為幾百萬年的岩石中的東西,實際上是在洪水中掩埋,因此,其製造日期,就是在洪水之前。 我們不真正知道,洪水前的人類文明的情形如何。依照【先組與先知』一書的說法,那時候的人,十分聰明,比今天的人聰明得多。是否可能他們的文明情況與我們的相似,甚至超越了我們?是否可能,他們甚至知道如何掌控核子能。在西非法國的一個鈾濃縮中心,他們發現,在Gabon的Fanceville西北,Oklo新礦中的鈾曾經過核子連鎖反應。科學家承認,核子連鎖反應自然發生是不可能的。若非自然,這項反應,就必然是人為的。是否可能,Oklo的鈾,乃是被洪水淹沒,再被埋在西非的洪水前反應爐所留下的殘留物?Oklo的鈾礦的年代測定為十七億年。 還有許多其他的在不合適的地方發現的古物。閱讀一些關於遺失的文明,古代的奧祕,遺忘世界的書,是十分有趣的。它們會開廣我們的視界,我們的視野被現代要我們相信進化論為真理的科學家與歷史學家的假設限制住了。要記得上帝的話才是真理。讓我們以之做為我們對世界起源假設的架構。支持上帝的歷史記載,已有豐富的證據。

    (譯自SSnet)

    摘於http://www.adventist-chinese.org/anteflood.htm

    挪亞方舟

    Noah's Ark

    < 蒙愛的孩子

    人類史上第一艘船——挪亞方舟——的尺寸,竟然就和今日的超級油輪同比例,因為這個比例最符合工程學上的原理……這是神話?是巧合?還是奧秘?

    聖經的創世記裡,記載古時曾發生普世性的大洪水,除了挪亞一家八口藉著方舟存活之外,所有的人類都被滅絕了。今天許多考古隊一直盼望能找到當時停在亞拉臘山頂的方舟。究竟這只是個神話故事?還是確有其事呢?

    根據調查,除了聖經之外,世界上有兩百多個民族(從亞、歐直到中南美)都有關於古時大洪水的傳說,這些傳說多少都和聖經有雷同之處。例如,中國古代有女媧補天的傳說,女媧(音似挪亞 Noah)最後以五彩石補天,雨水才止住了。聖經則說,當洪水退去後,天上首次出現彩虹,上帝以此和挪亞立約,應許不再以洪水滅絕地上的人類和動物。

    若比較這兩百多個民族傳說與聖經間的相同點,可以發現以下有趣的現象:

    •  95% 的傳說都說,洪水的起因是一場大災難。
    •  95% 的傳說都說,這場洪水是世界性的。
    •  88% 的傳說都說,洪水中只有一家人得救。
    •  70% 的傳說都說,這家人得救是藉著一條船。
    •  67% 的傳說都說,不僅人得救,連動物也得救了。
    •  57% 的傳說都說,洪水後,船停在山頂上。
    •  33% 的傳說都說,洪水止住後,人放出飛鳥探測地上的水是否已乾。
    •  13% 的傳說都說,洪水後有獻祭之事。
    •  9%(約有二、三十個民族)的傳說都說,得救的人共有八人。
    •  7%(約有二十個民族)的傳說都提到,洪水後有彩虹。

    研究者以這些傳說和聖經的相同度作為指標,製作出一幅等高線圖,發現其中心指向中東,亦即居住在愈靠近中東的民族,他們對於洪水的傳說和聖經所記載的相同度愈高;反之,距離愈遠的相同度就愈低。 聖經記載:洪水之後,挪亞的子孫就從中東分散到世界各地,形成今天世上之萬族。倘若這是真的,那就解釋了為什麼洪水的傳說會如此普遍,若干細節會這麼驚人的雷同,而且離中東愈遠其相似性愈低(傳得愈遠,愈容易失真)。 那麼,難道中國人也是挪亞的後裔嗎?原來,方舟所停放的亞拉臘山,位於帕米爾高原以西,美索不達米亞平原(人類文明的發源地)之北,絲路由其山腳經過。相傳中華民族的始祖黃帝,就是由帕米爾高原以西進入中原的。而中國的「船」字,意指一條舟內有八口人,正是聖經中人類第一條船——方舟——的寫照(方舟內的人共有八個:挪亞夫婦和他們的三對兒子、媳婦)。四千多年前中國文字尚未完整記錄,而是多靠傳說的歷史也有關於大禹治水的故事,約於西元前二二○五至二一九八年的事,而聖經中的洪水也是約於西元前二三四八年時所發生的天災,兩者相距極近。又如中國青海與亞拉臘山南七十八里處的Van湖,都是鹹水湖,也是佐證。 這個故事的奇妙還不僅如此,連方舟的尺寸也令人驚嘆!聖經說,上帝指示挪亞所造的方舟,是個長 300 肘、寬 50 肘、高 30 肘的長方體(1 肘約為 45 公分),這個比例,正是今日一般超級油輪的尺寸比,因為如此重心最穩,在風浪中即使左右傾斜 60 度,也不致翻覆。反觀古巴比倫亦有關於方舟的傳說,但其長、寬、高相同,是個正方體,這樣的船只要左右傾斜 15 度,就會翻覆。 由於信心,挪亞在還沒有見到的事情上面,聽從上帝的警告,造了一條方舟,使他和全家得到安全。這樣,他定了那世代的罪,而他自己從上帝領受了因信而有的義。(希伯來書 11:7)

    除了歷史的傳說,科學上也有數不清的證據,證實普世大洪水確實發生過。 ·

    水成岩

    聖經說:「水勢在地上極其浩大,天下的高山都淹沒了。」(創世記7:19)地質學家發現:地球表面四分之三的岩石,是由岩石沉入水中而形成的水成岩結構,其餘四分之一的岩層也大部分是經過火山爆發所形成。水成岩分佈甚廣,包括絕大多數山頂都被水成岩覆蓋,這說明地球確曾一度完全被水淹沒。

    今天在海拔五千多公尺的尼泊爾,猶可看到滿山遍野的貝殼遺跡,表示古時該地曾位於海平面以下。

    · 化石墓地

    數量龐大之化石遺跡亦是大洪水的證據。動物之所以能變成化石,唯一的可能性是死後立刻埋葬。因為如果屍體留在地面或水面上,都會很快地腐爛,或被其他動物吃掉。若埋於適宜的土壤中,才會慢慢地腐爛,最後形成化石。

    在地球岩層中發現了億萬動物的遺骸化石,聚積成巨大的「化石墓地」。洪水,是形成這數量龐大之化石群的唯一合理解釋。那些冷凍的長毛象的突然死亡以及許多明顯是突然死亡的數以億萬計之魚群化石,都表明大洪水那可怕的災難是千真萬確地發生過。 ·

    大淵的泉源與天上的窗戶

    究竟從哪裡有那麼多水可以淹沒全地呢?聖經說這洪水來自兩個來源:

    • 「大淵的泉源都裂開了,天上的窗戶也敞開了,四十晝夜降大雨在地上。」(創世記 7:11, 12)
    • 「大淵的泉源」可能指地殼之下的地下海洋及河流。地殼似乎因可怕的火山爆發和地震而裂開,大量地下水湧上地面,注入海洋。
    • 「天上的窗戶」則可能是指洪水前大氣層中豐沛的水氣。在洪水之前,聖經並未記載地上曾下過雨,只說有霧氣從地上騰(創世記2:6)。這豐沛的水氣所產生的溫室效應,足以造成地表溫度平均散佈,使得南、北極和赤道溫度相仿。 
    今日,人們在南極洲的冰雪下赫然發現熱帶棕櫚樹的遺跡,在西伯利亞冰原之下亦發現絕種之長毛象的屍體,其胃中猶留有未消化完的熱帶植物。這些都證明古時確實曾經存在著普世之溫室效應。 當「天上的窗戶敞開」,大氣層中豐沛的水氣凝結成雨,連續四十晝夜降下成為洪水時,將造成地表生態的巨變:溫室效應結束!南、北極在短短的數天內由攝氏二、三十度降為零下七十度。 今日,地質學者在西伯利亞發現成千上萬的長毛象屍體,許多依舊保存完好,部分皮肉解凍後甚至還具有彈性,這些長毛象可能就是當時溺斃後遭到急速冷凍的產物。此外,羊、駱駝、犀牛、野馬、馬、虎、黃牛、獅及大量其他動物也葬身於西伯利亞冰中。這是一幅億萬動物遭大災難而滅亡的圖畫,現在地球上任何地方所發生的生態變化,都不足與這個浩大而可畏的事件相比。 相信上帝,並喜愛一切知識,則遲早協調將會出現,而衝突消逝。

    Believe in God, and bid all knowledge God-speed; sooner or later the full harmony will reveal itself, and the discords and contradictions disappear. 科學與聖經沒有實際的衝突,兩者的作者都是神。

    註:戲劇性新證據支援聖經的挪亞洪水記載

    深海探險家在黑海底發現海岸線, 提供了約在 7,500 年前突然發生的一夜之間淹沒千萬平方哩的災難性洪水證據。由 Robert Ballard 所領導,及美國國家地理學會所資助的探險隊初次捕捉這個位於海面下 550 英尺的海岸線聲納圖像。它雖已被淹沒幾千年之久而未受干擾。依放射碳對海灘上淡水軟體動物遺體的年代測定為 7,500 年前,對鹽水的種類測定的年代,則為 6,900 年。華盛頓郵報說,Ballard 說,此項發現,表明洪水發生在二者之間的 600 年的間隙期。Ballard's 所提證據的分析則由麻省的 Woods Hole 海洋研究所完成。 這項發現單獨證明了哥倫比亞的地質學家 William Ryan 與 Walter Pitman 所提出的想法。他們曾提出理論說,位於烏克蘭與土耳其之間的黑海,是當冰河溶化提升海平面,破壞了位於那將地中海與黑海隔開的 Bosporus 海峽的自然隄防所形成。 這些地質學家說,這就造成了洪水,一夜之間淹沒了大幅土地,及可能殺死千千萬萬的人與動物。Ballard 的發現,支持了一項經過三十年研究的理論。他在今年夏天發現了這個海岸線,幾乎正在 Ryan 與 Pitman 所說的位置。 聖經學者將那包括洪水記載的創世記寫作年代放在主前 1500 年。在 3600 年前所寫的米所不達米亞的傳說中,也有類似事件的描寫。Ryan 與 Pitman 則將洪水年代定在 7,600 年前。他們說,洪水的可怕,使聖經作者與詩人,能夠記住它達數千年之久。 There can be no real conflict between science and the Bible—between Nature and the Scripture—the two books of the Great Author. Dwight Dana(美--地質學家)

    摘於http://freehomepage.taconet.com.tw/This/is/taconet/top_hosts/mollych/sightok0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