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教會合一運動
(Ecumenical Movement)

「我又看見一個獸從海中上來,有十角七頭,在十角上戴著十個冠冕,七頭上有褻瀆的名號。我所看見的獸,形狀像豹,腳像熊的腳,口像獅子的口。那龍將自己的能力、座位和大權柄都給了牠。我看見獸的七頭中,有一個似乎受了死傷,那死傷卻醫好了。全地的人都希奇跟從那獸,又拜那龍,因為牠將自己的權柄給了獸,也拜獸說:『誰能比這獸,誰能與牠交戰呢? 』 又賜給牠說誇大褻瀆話的口,又有權柄賜給牠,可以任意而行四十二個月。獸就開口向 神說褻瀆的話,褻瀆 神的名並他的帳幕,以及那些住在天上的。又任憑牠與聖徒爭戰,並且得勝。也把權柄賜給牠,制伏各族、各民、各方、各國。凡住在地上、名字從創世以來沒有記在被殺之羔羊生命冊上的人,都要拜牠。凡有耳的,就應當聽!擄掠人的,必被擄掠;用刀殺人的,必被刀殺。聖徒的忍耐和信心就是在此。我又看見另有一個獸從地中上來,有兩角如同羊羔,說話好像龍。牠在頭一個獸面前,施行頭一個獸所有的權柄,並且叫地和住在地上的人,拜那死傷醫好的頭一個獸。又行大奇事,甚至在人面前,叫火從天降在地上。牠因賜給牠權柄在獸面前能行奇事,就迷惑住在地上的人,說:『要給那受刀傷還活著的獸做個像。』 又有權柄賜給牠,叫獸像有生氣,並且能說話,又叫所有不拜獸像的人都被殺害。牠又叫眾人,無論大小、貧富,自主的、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額上受一個印記。除了那受印記、有了獸名或有獸名數目的,都不得作買賣。」(啟十三1~17) 「拿著七碗的七位天使中,有一位前來對我說:『你到這裡來,我將坐在眾水上的大淫婦所要受的刑罰指給你看。地上的君王與她行淫,住在地上的人喝醉了她淫亂的酒。』我被聖靈感動,天使帶我到曠野去,我就看見一個女人騎在朱紅色的獸上;那獸有七頭十角,遍體有褻瀆的名號。那女人穿著紫色和朱紅色的衣服,用金子、寶石、珍珠為妝飾;手拿金杯,杯中盛滿了可憎之物,就是她淫亂的污穢。在她額上有名寫著說:『奧秘哉!大巴比倫,作世上的淫婦和一切可憎之物的母。』 我又看見那女人喝醉了聖徒的血和為耶穌作見證之人的血。我看見她,就大大地希奇。天使對我說:『你為甚麼希奇呢?』我要將這女人和馱著她的那七頭十角獸的奧秘告訴你。你所看見的獸,先前有、如今沒有,將要從無底坑裡上來,又要歸於沉淪。凡住在地上、名字從創世以來沒有記在生命冊上的,見先前有,如今沒有、以後智慧的心在此再有的獸,就必希奇。可以思想。那七頭就是女人所坐的七座山,又是七位王;五位已經傾倒了,一位還在,一位還沒有來到;他來的時候,必須暫時存留。那先前有、如今沒有的獸,就是第八位;他也和那七位同列,並且歸於沉淪。你所看見的那十角就是十王,他們還沒有得國,但他們一時之間要和獸同得權柄,與王一樣。他們同心合意將自己的能力權柄給那獸。他們與羔羊爭戰,羔羊必勝過他們,因為羔羊是萬主之主,萬王之王。同著羔羊的,就是蒙召、被選、有忠天使又對我說:『你所看見那心的,也必得勝。』 淫婦坐的眾水,就是多民、多人、多國、多方。你所看見的那十角與獸必恨這淫婦,使她冷落赤身,又要吃她的肉,用火將她燒盡。」(啟十七1~16)

大背道

自古以來,神的教會,因著人的成份與撒旦的運行,常常發生背道的事,但是尚沒有一個時期其背道程度達到今日之甚。 今天很多的教會,按照聖經的教訓與原則來看,簡直不能再稱為教會。他們雖有漂亮舒適的禮拜堂,廣大的從眾,和大量的金錢(愈是不信主的教會愈有錢),但他們不信聖經,不信基督代死贖罪,不信主的復活與再來,他們最多只能算為一些宗教集團,不能稱為神的教會。 普世的人,不論國籍、種族、學問或地位,皆可歸納成為兩大類的人,就是信的和不信的,或是說屬神的和不屬神的。以色列人在西乃山下拜金牛犢犯罪,摩西對他們所發忿怒,就顯示了此一基本問題,他對他們說:「凡在耶和華一邊的,都要到我這裏來。」 在這兩大類人中,不屬神的人當然不站在神的一邊,他們對於神的工作沒有幫助,反而攔阻,甚至迫害。但是很多屬神的人也時常反對神,破壞神的工作,這似乎是難以解釋的事。其原因為在這些屬神的人中,有些僅僅是名義上屬神,有些雖屬神但是在某些真理上不清礎,因而與名義上屬神的人走同一的路。 這些名義上屬神的人,實際卻是神以外的人,他們所信的是一個「頭腦宗教」,他們的信仰是一套自人而的道德觀念,他們的上帝就是他們自己思想與理想,他們的心靈與我們所信的又真又活的神毫無關係。當這些徒具基督徒之名而心中沒有基督,有聖經在手而不信聖經,有「牧師」或「神學家」之稱呼而自己並未得救之人一旦在教會中佔據重要地位時,教會背道之危機就來臨了,因為他們是瞎眼領路的,他們裏面沒有聖靈,他們的心受了撒旦的迷惑,他們不明白聖經的真理,他們到處宣講魔鬼毒害的道理還以為是在服務人類。 今天,在普世各處教會中,正有一批這種頭腦宗教者,名義屬神的人,在推進一個龐大的背道行為。因著他們所用的基督教名義,和他們迷惑動聽的口號,以及他們學術地位的號召力,以致大多數的新派教會,甚至一些昔日信仰純正的教會都加入了他們的組織。這一個逐漸蔓延的背道力量,就是所謂普世教會合一運動。 他們的最終目的是建立一個「世界大教會」。任何「教會」不論信仰,不論生命,皆可加入此大教會...其中將包括基督大多數的宗派,希腦正教、俄國正教、羅馬天主教。 魔鬼自始至終是要參雜神純淨的真道。神在歷代中藉著衪的僕人們如摩西、約書亞、撒母耳、大衛、以利亞、以利沙、耶利米、以斯拉、尼希米、保羅、約翰胡司、馬丁路德等進行了多少次的宗教改革。但是人們今天正在順著魔鬼的引誘,建造一個以人為本位,一個外表龐大輝煌,一個名義上屬神裏面充滿了異端、背道、反對神的一個四不的怪物組織。 王明道弟兄於一九五五年八月被捕前不久,在最一次公開講道之後,散發了一個小冊...「我是為了信仰!」內中王弟兄加強說明純真的信仰是我們最寶貴的東西,我們為這信仰不惜付任何代價,甚至生命的損失。我們若因著任何一種壓力、動機,或原因而喪失了信仰,則一切都完了。一個失去純真信仰的教會,在神眼中看是極其可憎的東西,比沒有教會還不如。

起源

  

普世教會合一運動「以下簡稱合一運動」之起源原因很多,其中主要乃是新派神學思想之影響作用。   由於十八、十九世紀教會中爆發普世佈道熱忱之結果,各處信徒得到復興,他們在個人方面超越了宗派界線而作了很多聯合的工作,如成立聖經會及男女青年會等(青年會成立之初原為信仰純正之組織,為要引領青年歸主。但是曾幾何時,青年會的領導人及信仰變成了新派,今天該會只不過是不個社會團體而已),如此就開始了不同宗派之信徒間的合作。   同時,在各遙遠地區之披荊斬棘的宣教士們,在人力物力極端劣勢下,深感各教會集中力量聯合工作之必要。於是在一九一○年於蘇格蘭的愛丁堡舉行了世界宣教會議(World Missionary Conference)。歐洲、亞洲主要的教會多數派有代表參加,討論普世宣教工作之種種情形及需要。如此,又開始了不同宗派之教會間的合作。   信仰純正的教會,在服事上互相幫助,互相代禱,互相接納本是極美的事,是合乎聖經的,是神所喜悅的。神今天巴不得祂的兒女們在真道上合一,在信仰上合一,在事上合一,在愛心上合一。   但是這裏的相合與一心一意,乃是對一群同一信仰的主內弟兄說的。他們信仰相同,只是中間有了靈性的軟弱,有了驕傲,有了紛爭,保羅勸他們在主裏和好,同心事奉。   在以弗所書四章5節說明了信徒合一的基本條件:「一主、一信、一洗(浸)」。任何教會,任何信徒,若與我們事奉同一個主,與我們同一信仰,與我們受同一個洗(浸),我們應該棄一切界線,不分彼此,同工同禱,互相幫助。   但若對方與我們不是「一主、一信、一洗(浸)」,那我們在信仰上沒有共同的根基,我們不能合作也不該合作。我們相信基督耶穌是神的獨生,為童女所生,死在十字架上為我們贖罪。新派的人對這三樣全不相信,所以新派和我們之間不是「一主」。   我們相信因信稱義的道理,我們得救不是靠行為,是完全靠相信接受耶穌的救恩。新派之人相信人必須用行為自己贖罪。新派和我們之間也不是「一信」。   我們相信受洗(浸)乃是一個外面的禮,表示面與主同死同復活的真實重生經歷。新派的人,不接受十字架,不相信寶血,沒有重生得救。所以新派和我們之間更不是「一洗(浸)」。   凡持守神純淨道理的信徒們務要認清個人及教會立場。我們並不是固步自封或排除異己。我們乃是要切實按照聖經的教訓去人合作或拒絕合作。合乎聖經的合作,我們該全力以赴。不合聖經的合作,我們要斷然拒絕。   「信與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能同負一軛」,是信徒永不改變的準則。   一九一○年在愛丁堡舉行的世界宣教會議就吃了這個虧。大會本來是很好的目的,但因赴會的人有一大部份是新派教會的代表,因而會議的內容與方針就受了影響。   一九一○年以後,教會合作的推進幾乎完全握入新派教會手中(他們原在開會、組織、與宣傳上特別擅長)。他們進而提倡教會要「合作」,而且要「合一」。   為了繼續推進宣教工作的合作,愛丁堡的會議中產生了一個永久性的委員會,在一九二七年於瑞士召開了第一屆所謂「普世信仰與章程大會」(World conference on Faith and Order),想藉此統一各教會的信仰與章程!   這是渺少人類用自己的頭腦知識來辦理屬靈事情的可憐情形。他們認為信仰問題是召開一個會議和列出幾項規條就可解決的事。他們如此以為是事奉神,但卻是走了魔鬼的路。   差不多同時,另外一群熱心合一的人在瑞典舉行了一個「生活與行為大會」(Life and Work Conference),目的是討論教會與社會、與國家、與經濟、與教育等問題。   這兩個會議是新派人士所主持,其結果當然是殊途同歸,於是兩會議於一九三七年愛丁堡與牛津同時舉行會議,除決定兩會合併外並開始策劃成立普世教會協進會(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 簡稱W.C.C)。 因著二次大戰的關係,普世教會協進會之成立工作緩慢。但由於信仰與章程運動,生活與行為運動,和國際宣教協會(International Missionary Council,一九一○年愛丁堡會議後產生者)三方面之努力推進,普世教會協進會終於一九四八年在荷蘭舉行成立大會。   於是,這三個團體及普世各新派教會們甚至一些信仰純正的教會都先後加入普世教會協進會的組織;其中包括聖公會、衛理公會、長老會、公理會、浸信會、一部份的支派、信義會大部份支派、弟兄會一部份的支派、基督門徒會、貴格會、救世軍,及極多其他較小宗派。幾年前更接受了希臘正教一部份的支派,俄國、保加利亞、羅馬尼亞和波蘭的正教教會,以及老天主教會(Old Catholics)為會員。   一九四八年以後,在普世推進並宣揚教會合一運動最積極而主要的組織共有兩個;一個是羅馬天主教,一個就是普世教會協進會。

合一運動的主要目的

  

遠在一九二五年於瑞典舉行的一項合一運動會議中(Stockhom Conference)基督教會希臘正教皆派代表參加,瑞典的信義大主教索得勃朗(Archbishop Soderblom人稱之為合一運動之父)宣稱:「今天至終有兩個人聚集到了(在)一起;一個是約翰,主愛的使徒,一個是保羅,主所最重用的使徒,但是可惜,尚為有第三個人就是彼得,眾使徒的發言人,尚遲延未到。」   這位大主教的一席話清楚說明了合一運動的最大目標...就是將基督教各宗派聯合為一個大教會,然後與希臘正教聯為一體,至終再與天主教聯合成為一個世界大教會。他所說的約翰是指希臘正教,保羅指基督教,彼得指羅馬天主教。   自此以後,差不多每次合一運動大會的講員們,都為「彼得的遲延」表示遺憾。一九二七年「信仰與章程大會」的主辦人美國聖公會主教布蘭特(Bishop Brent)於籌備時期,甚至曾去梵帝岡,「請求教皇允許大會在梵帝岡舉行,並由教皇任主席!」   可惜這些有學問,、有地位,甚至有道德,但在屬靈真上不清楚的人,用頭腦的理想去追求一個聖經上的名詞...合一,其結果是完全上了魔鬼的當!   他們不明白合的真意。聖經中所說的合一,都是指已經信主的人在基督裡的合一,在靈裡的合一,在愛心、信心、異象、言語上的合一。聖經從沒有一處要求神的兒女們在形式上合一,或者要求教會在組織上合一,更沒有要求信與不信的合一。   我們若與某一弟兄或某一個教會在靈裡合一,在信仰上相同,不管我們是否屬同一教會,我們在基督裡是一體是合一的。反之我們若與某一位弟兄或某一教會靈裡不合一,信仰也不相同,則即或我們屬同一教會或同一運動,我們在基督裡不是不體不是合一的。   聖經所給我們的合一準則「一主、一信、一洗(浸)。」但是合一運動人士們的新標準是「一名稱、一組織、一有形教會。」

近代合一運動的主要人物

基督教方面

一、 索得勃朗大主教(Archbishop Soderblom 1866--1931)...人稱之為合一運動之父,為瑞典國教教會之大主教。為新派信仰,相信聖經批判法,不相信聖經中所記載的神蹟,不相信耶穌為真神兒子。

二、 布蘭特主教(Bishop Brent H. Brent, 1862--1929)...為美國聖公會主教會,曾任信仰與章程大會主席,曾去羅馬向天主教教皇建議參加並主持大會。極端主張普世教會應藉著對社會、戰爭、婚姻之宣講而達到組織上的合一。

三、 田波大主教(Willam Temple, 1881—1944, Archbishop of Canterbury)...是當時英國聖公會最高人物,也是當時除天主教皇外最具有影響力的「宗教」領袖。歷任一九一○年及一九三七年愛丁堡會議主席,是成立普世教會協進會的主要推動人之一。

四、 俄南會督(Bishop G. Bromley Oxnam, 1891--1963)...是美國衛理公會的著名會督,篤信社會福音,傾向社會主義,拒絕聖經中主要救恩真理。

五、 梵杜生博士(Dr. Henry Van Dusen)...為紐約協合神學院(即宋尚節博士曾就讀而幾乎完全失去信仰的學校)前任院長及教授。自一九三八年起,在各合一會議中擔任要位。他不信基的神性,不相信基督為童女所生,並稱些聖經真理為「胡言」,為「對於理智的侮辱」。

六、 胡夫特博士(Dr. Visser t’Hooft)...為前任普世教會協進會的祕書長。篤信社會福音。他的科學思想深受新正統派異端的影響,他心目中教會合一的理乃是組織之合一。

七、 藍賽大主教(A.M. Ramsey, Arcbishop of Canterbury)...為英國坎特卑里大主教及聖公會最高領袖。不信亞當、頁娃實有其人,相信煉獄之說,但不相信有地獄,認為地獄之說是受「猶太人傳統思想之影響」,不相信基督教救恩為唯一得救之法,並於一九六一年公開宣稱:「世界上一切不信上帝而過好生的人皆可上天堂。我將來在天堂一定會遇見今的無神論者們。」

天主教方面

一、 教皇約翰廿三世(Pope John XXIII)...於一九六二年十月十一日。正式開始羅馬天主教第二屆梵帝岡普世大會(The Second Vatican Ecumenical Council),其宗旨為在不改變天主教信仰與教條之情形下尋求基督教界的合一。

二、 貝大主教「Cardinal Bea」...他是受耶穌會嚴格訓練出來的人,為天主教合一運動及梵帝岡大會的幕後策劃人。

三、 教皇保祿六世(Pope Paul VI)...於一九六三繼約翰廿三世為天主教教皇。繼續推進合一政策。

聖經亮光中合一運動的未來

  

有些人稱目前的合一運動為(宗教改革的回流)(Reformation in Reverse),實在恰當。   宗教改革是神的僕人們,靠著聖靈大能,掙脫天主教的轄制,而得到信仰自由與良心自由。今天這些合一運動首腦們,乃是要拋棄千萬生命所換來的信仰與良心自由,而心甘情願的回到天主教去。   宗教改革之後,天主教在為期十八年之久的天特會議中發動了「反改教運動」(Counter Reformation)用硬性的力量企圖消滅更正教。今日的天主教廷卻是用友善的態度呼喚更正教「浪子回頭」,回到天主教「母會」去。這一個和善面孔的攻勢,比中世紀耶穌會與異教裁判所的鞭子更厲害。更正教會一個一個的受了迷惑。   約翰廿三世所召開的這次梵帝岡大會的陣容是空前的,除天主教在普世的兩千五百名重要人物出席外,極多基督教會也接受邀請派「觀察員」參加。這些觀察員們受到熱烈的招待,並且被貝主教親切的稱呼為「分離了的弟兄們」。在受寵若驚的情形下,這些觀察員們回去後到處為天主教作了義務宣傳。   新派教會們既然不以信仰為重,依照目前情形看,他們與天主教之間的距離日漸縮短。在美國及歐洲近年來盛行雙方在聚會中互換講員的事。目前這種風氣已漸漸傳到遠東,凡持守真道的信徒及教會對此情形不可不慎。   在神學方面雙方目前最主要的困難有兩點:即教皇無誤論和對馬利亞的敬拜。這兩點若能得到解決或雙方面的讓步或妥協,則普世教會協進會與羅馬天主教之合併即可實現!屆時世界大教會亦即產。   啟示錄十三章裏說到兩個獸:   第一個獸有十角七頭,從魔鬼(龍)那得到能力和大權柄,他與聖徒爭戰並且得勝。這個獸就是敵基督者。他在大災難前三年半的時間內得到世上君王、猶太人,甚至「教會」的幫助而獲得全世界最高權柄。   第二個獸有兩角如同羊羔,但是說話卻像龍,他引誘普世的人拜獸像,使人陷在罪裏。第二個獸就是「世界大教會」。兩角像羊羔,表示外表有基督的形像,名義上是基督教,但是說話像龍,表示裏面充滿了魔鬼的思想。兩角可能一個代表天主教,一個代表背道的基督教。   從這兩個異象裏我們可以明白,將來這世界大教會,這雜湊的宗教大集團,將會更注重並參與政治、社會、經濟問題,等到敵基督者出現時,大教會將盡全力幫助他並引誘全地的人跟隨他。大教會靠敵基督者的政治力量而存在,敵基督者依賴大教會的迷惑能力而統管全世。正如大淫婦騎獸,獸被她駕馭一樣,他們互為利用。   但是等到敵基督者在普世權勢堅固以後,他向大教會變臉,消滅她,正如十七章16節所載:「你所看見的那十角與獸必恨這淫婦,使她冷落赤身,又要吃她的肉,用火將她燒盡。」   這就是背道教會的結果!   多魔一副悲慘可怕的圖畫!   但是今天此背道、反神的運動正在方興未艾,是新派人士中間時髦的口號。   目前普世教會協進會已與東正教一大部份聯合,與天主教的合併只是時間問題而已。等到這一個合併實現時,我們就智道離基督者的出現就為期不遠。然後,聖徒被提與大災難也就跟著到了。   主內兄姊們,我們要「儆醒祈禱,免得入了迷惑。」   我們絕對不願與未來的世界大教會有任何關係。我?絕不願參加這不合聖經之合一運動的任何組織。我們絕不支持這些組織的任何工作。   我們乃是要與普世信仰純正,真正重生得救的聖徒們在主內結為團契,在聖靈裡合一,在信仰與事奉上合一,互相代禱代求,互相幫忙,在這風雨飄搖的末後時代作光明勇敢的見證!

摘錄原版的真道手冊


簡體版

繁體版